主页 > 新闻中心 >
郎酒、八马茶业IPO梦碎茶酒“银行”梦醒时分
发布日期:2022-05-22 11:22   来源:未知   阅读:

  囿于频繁爆发的疫情,老陆去年年底接的海外订单迄今还没完成。为了维系长期合作的海外客户,他只能想办法把订单转移到越南去生产。

  但去年下半年外贸形势实在太好了,他接到的订单太多,所有流动资金都压在了原材料上。现在想转移到越南去生产,中间运输的费用以及当地工厂委托加工的预付费用,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老陆是一个收藏普洱茶的资深玩家。在寸土寸金的大城市,他居然为近十年以来收集的各种普洱老茶,单独建了一个恒温恒湿的储存室。

  很长一段时间,但凡朋友来访,他都会骄傲的引人到此参观,“这就是后半生的依靠和养老钱”,他说。

  如今,当遇到资金困难,老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将自己精心收藏的普洱茶拿出一部分变现。

  然而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去年好几个通过朋友大费周折找过来,想从他那里买几个老茶收藏的行业大佬,在他一轮轮电话打过去之后却纷纷推三阻四。“喜讯!广东一米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喜提

  迫不得已,老陆只好联系了一家专门做普洱茶生意的公司,希望出手一批老茶回笼资金。然而,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对方只愿意按今年普洱茶市场对外按品级销售的单价,给老陆这批老茶定价格,甚至还要扣掉20%的交易费。

  因为之前这些老茶并不走现茶交易的通道,而是通过拍卖和藏友之间私下交易的方式进行,其时间溢价远超限价交易的当期普洱茶。况且,老陆当时收茶时的价格本就远超所谓市场交易价。因此,如果按对方提出的价格交易,老陆一屋子的藏茶全卖掉,可能连回本都很困难。

  这让老陆无法接受。于是他联系了多家从事普洱茶经营的大公司进行询问,结果发现他们今年对于普洱藏茶的交易方式几乎一样。这是老陆这几天忧心的重要原因,也让他大为不解:

  一家专门做普洱茶网络电商带货企业负责人李震对《一点财经》表示,2022年的普洱茶市场情况低迷的程度远超所有人想象。“近两年,普洱茶因为金融茶的属性吸引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其中,种植面积也越来越大,市场反而越来越不好”。

  “以前到春茶季的时候,整个茶山上人来人往,很多人甚至把电商直播的现场就搬到了茶山脚下”,他进一步说,今年去了茶山的人都知道,茶山上没有人,所有的原料堆在茶农手里卖不出去。

  李震直言,市场反映到原材料端是有着导向作用的。“所谓冰岛、老寨这样顶流名山的原料这个春茶季都已经出现了积压,很多以前吃倒卖原材料生意的企业赔得裤子都掉了。”

  在他眼中,今年做这行的能少赔个20-30%就已经不错了。“在这行想要挣钱,一定要有人大量的吃进茶,把这部分普洱茶消化成藏茶和库存,才能撑起企业的流量。而这种茶也恰恰是可以卖上价格的,那些藏茶有因为有了茶厂价格托底,所以之间交易的时候才会有溢价和附加价值。”

  但今年市场实在太难,很多人拿不出钱来存茶。这就让大部分茶叶公司的老板之前准备的库存无法消化,他们不得不盯上了网络电商和直播带货销售。“3月下旬以来,有的企业在直播中已经打出了9块9冰岛老茶的标签,这让那些想把今年茶卖上高价的人根本没办法跟。”

  李震认为,金融茶如果没有行业普遍的高价托底就炒作不起来,炒作不起来,就不会有更多的买家进场买茶。“因此,整个普洱茶市场最起码在近几年会进入一个低价发展期,金融属性已经离普洱越来越远。”

  而在问及“为什么老陆手里藏的老茶很多企业不收”的时候,李震出人意料的表示,“还有一重原因是老茶其实不好喝。”

  他表示从2005年到2007年,普洱茶市场首次出现崩溃后,许多买了茶并没有喝的藏家,打开后才发现茶不好喝。“大家现在追的老茶大部分是在2008-2013年之间生产的,但这部分茶叶受制于当时的技术并不好喝,放的时间再久也不好喝。”

  所以在当下普洱茶企业的眼中,很多人藏的老茶没有什么变现的价值,“就是买回来改造成小茶饼,再通过销售渠道卖出去也很难—— 一来这个茶很贵不好卖,二来茶消费者因为它不好喝也不会认。”

  而与李震的茶生意不景气几乎一样,刘悦秋的高端酒零售连锁店,在今年4月底不得不关闭了超过60%的店面。

  刘悦秋是2012年瞅准机遇进入高端酒零售市场的,鼎盛时期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南京、成都六个城市拥有直营和加盟共15个销售门店,销售包括茅台、五粮液、郎酒、习酒等一系列高端酒水。

  “2020年虽然有疫情,但我们的销售其实受影响不大,因为毕竟有电商平台做支撑。说实话当时来买酒的顾客都是一箱一箱的拿,而不是一瓶一瓶的买。”刘悦秋对《一点财经》表示,那是一个酒类经销商的好时光。

  实际上,从2018年开始,高端酒的金融属性就有意无意被赋予了出来。而各家的老酒在二手市场的交易活跃,也让某些人动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尤其茅台的一骑绝尘,再加上价格不断调高和人为的爆炒,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这个市场并投资进去,希望通过囤积高端白酒获取衍生价值,从而拿到高于投资的收益。

  他进一步表示,就是这种金融属性,让很多高端白酒的销售额高的吓人。“去年上半年,很多老顾客来都是论件买酒,甚至有一些酒,比如说茅台、特定年份的青花郎等酒,顾客都得提前在官网预约,定时来提货。”

  在他看来,“今年的高端酒一定不好做。”原因也很简单,原本消费高端酒的人群目的大概有三:一个是送礼,一个是投资,还有一个是自用。其中规模最高,销量最大的就是投资。

  据他所知,有些人笃定很多高端酒,尤其是酱香酒会升值。“因此去年非茅台酱香酒涨势非常快,像郎酒的销量就曾以20%左右的速度递增。”

  但去年下半年开始出现市场颓势的苗头,对此刘悦秋认为,持续的疫情可能影响了很多投资者的信心,“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茅台以外高端酒的销量就下滑了近5成。”

  到了今年春节之后,他发现市场进一步显示出下滑的趋势,恒温恒湿箱厂家打造黄金供应链。而且萎缩非常快。“3月份我们个别门店居然出现了一个月销售额都不过万的事情,这还别说支付房租了,连员工的工资都不够。”

  目前除了茅台,其他的所谓高端酒都出现了积压,他表示“甚至某些后来成长起来的酒企,由于去年上半年通过炒作卖的不错,年底对标茅台进行了涨价,结果我们3、4月份一瓶都没有卖掉。”

  因为销售端无法变现,刘悦秋承担了巨大的资金压力。叠加疫情的影响,他仅保留1-2家门店的规模,其他门店只能关门歇业。

  4月28日,曾被酒业投资人寄以厚望的四川郎酒IPO再次折戟。虽然有当地媒体从郎酒股份方面获得确认,因原计划募集资金项目已建成,根据公司发展需要暂停上市。但从郎酒2020年6月递交上市申请书至今的一系列表现可以看出,经营上遇到问题以及国有资产、集体资产流失的历史难点没有处理好,是其屡次在IPO面前碰壁的重要原因。

  在酱香热潮流中,郎酒作为茅台的小兄弟,用了几年时间打造出仅次茅台第二大酱香的地位,并一度将旗下产品出厂价涨到了1000元以上,超过了茅台。与之相对应的是,“郎酒的存货与资产负债率双‘高’问题在整个行业也是有目共睹”,香港证券公司知名分析师林曦对《一点财经》表示,根据IPO招股书数据,2019年郎酒股份资产负债率66.06%,而茅台的负债率为22.49%,“郎酒负债率约为茅台三倍”。

  按照同花顺iFind统计,2019年18家白酒上市公司平均负债为32.34%,郎酒负债率超过行业上市企业平均负债率近2倍。

  郎酒给出的解释是“因为投资扩产以及存货的增加造成的”,林曦进一步表示郎酒的存货占营收比例较同行也高出一截。“IPO招股书里的数据很清晰,截至2020年底公司的存货高达100.98亿元,高于当年的营收93.37亿元。其中,2020年半成品存货79.52亿元、库存商品10.70亿元”。

  他认为,郎酒这样的状态非常不正常,而且白酒整个行业的存货都在不停上升。“存货上升其实就是因为卖不掉,想消化存货或者提升自己存货的价值,就必须把二级市场交易老酒的价值炒上去,这也是为什么郎酒一直抓着第二大酱香的名号不放的原因。”

  “在终端,一些酱酒根本卖不出去,都是同行互相在倒转,郎酒也如此,真正的销量可能并没有他披露的那么多”。林曦表示,他们团队曾经想投资 A股几个白酒品牌,特意对广州深圳一带的白酒市场做了调研。他认为此前众多酒商涌入酱酒市场,现在渠道降温属于正常现象,但他仍然有些担心:“最怕的是最后一地鸡毛,现在看这种可能性非常大。”

  因此,二级市场对于白酒股的热度早已减退,甚至在去年下半年就已经开始了相应的苗头。万得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10家酒企的涨幅在10%以下,其中洋河、五粮液、皇台酒业、金徽酒、顺鑫农业的涨幅为负值,与2020年白酒行业受资本热捧的行情截然不同。

  今年初中金公司的研报也显示,高端白酒自年初回调以来,其估值已反映出市场对经济增长放缓、终端需求承压及政策不确定性的悲观预期。

  5月11日,据深交所创业板发行上市审核信息公开网站披露,八马茶业的首次上市进程已经被终止。虽然巴马茶业经历了证监会和春交所三轮的问询,尤其在科研等方面的回答不尽如人意,但资本市场的从业者普遍认为,八马茶业终止IPO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经营出现了重大亏损倾向,潜在投资人并不认可其估值。

  “在最后一次给证监会回复中,八马茶业披露了2022年第一季度的财务状况。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公司已实现营业收入约4.5亿元,同比增长4.2%,但净利润出现9.88%的下滑”,林曦认为这个数据很关键,再加上截至2021年末八马茶业拥有直营店410家中有191家处于亏损状态,“如此经营现状让不少投资人感到疑惑,这种传统企业有亏损倾向就来上市?”

  更关键的是,林曦认为春茶的销售已经明确显露出今年茶叶市场是一个非常不景气的状态,“八马茶业跟郎酒一样有着高昂的存货,这三年存货占总资产的比例差不多平均在三成左右。这些东西放在平时金融属性还在时,尤其是老茶供不应求状态下可以转做企业发展的资本,但在当下市场不好的背景下就变成了负担。”

  站在二级市场投资人的角度,林曦觉得没有人敢为存货高企且市场下行的企业上市买单。“我觉得金融属性的消失,以及市场的走弱是郎酒和八马茶业上市失败的原因,也是白酒和茶这两个行业被资本市场不看好的原因。”

  在已上市的酒企当中,各家无疑也都感受到了资本寒冬的威力。2022年前四个月,19只白酒股仅有金种子酒一家录得区间上涨,其余全线飘绿。其中顺鑫农业更是录得48.03%下滑,股价接近腰斩。

  同时,基金经理也在一季度不同程度地减少了白酒股的持仓。据不完全统计,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中16只白酒股在2022年一季度的基金持仓相较于2021年四季度出现了下滑,仅伊力特和天佑德酒出现了持仓上涨。

  有意思的是,疫情最严重的2020年白酒板块因稳定性还曾成为A股资金的避风港,2021年还出过资金在白酒板块内轮动,不停助推高端白酒涨势的行情。

  “今年高端白酒涨不动,尤其是所有白酒都不被资本看好,背后是资本对于白酒现在情况的担忧。”林曦觉得消费高价酒的客户基本面发生了变化,“以前被资本炒作引诱大规模买酒的人群,现在因为生产、资金、生活等问题暂停了这种投资倾向,甚至对这个投资市场有畏惧。”

  “换句话说,市场上的酒价格被资本炒起来之后没有了接盘者,那么二级市场投资人就不会看好这种公司的发展,对这种公司标一个低价就特别正常。”在林曦看来,资本这样的选择很合理。

  以前普洱老茶市场翻来覆去就那么100多款,在旺盛的市场需求面前,价格自然一一走高,再加上资本的助推,就使得普洱老茶变成了带有金融属性的茶制品。

  但也正因为资本的疯狂涌入,这让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机会,又加速资本进场,开发出越来越多的品种和不同的产品。最终激烈的竞争以及需求的减少,让普洱茶老茶市场走到了今天这样的一个局面。

  “2020年前后是金融茶最猛的时候,一件普洱老茶能从几百炒到上万,在那样的背景下茶企业怎么都挣钱,而且存货下来都可以兑换成资金甚至当做贷款”,李震认为普洱老茶市场背后是很多分散的资本在助推,茶企得到了好处之后也参与其中。

  “结果就是当金融茶玩不下去的时候,实体的企业都被拖下水了。”据李震所知,今年有一些大的茶企老板已经撑不下去了,准备低价把库存里的一些老茶拿出来卖掉回笼资金,已经不在意所谓的金融属性和交易溢价了。

  “这就是普洱茶市场价格崩盘的开始,恶性循环一旦开启后面谁都止不住。”李震觉得这样也挺好,“普洱茶最终肯定会回归自己的价值本身。”

  毕竟,在他看来只有少数原料好、工艺正确、仓储规范的普洱茶才能越陈越香。“现在很多品牌推出的普洱老茶,放久了仅仅是一堆枯草,很难喝。”因为这些都是被资本催熟的品牌和技术。

  之前茶和酒行业有太多的资本入场,也有太多的既得利益者。但不景气的市场会教会他们“一定要学会控制住自己的手和心”。毕竟,消费品只有使用属性,没有金融属性。